1. <noscript id="zc56k"></noscript>
  • <small id="zc56k"><dfn id="zc56k"><menu id="zc56k"></menu></dfn></small>
    <menuitem id="zc56k"><tt id="zc56k"></tt></menuitem>

  • <small id="zc56k"></small>
    <mark id="zc56k"><tt id="zc56k"></tt></mark>

    校對北京時間
      首頁 >  賽事時訊

    科普:什么是生物護照?它是如何操作的呢?


      

    近日,國際體壇發生一件大丑聞,在奧地利西部小鎮塞費爾德舉行的2019年北歐兩項世錦賽中,五名滑雪運動員因使用血液興奮劑被捕。而后,丑聞波及范圍擴大,牽及自行車壇:先是環西單站冠軍、前水藍車手斯特凡-德尼費爾承認使用血液興奮劑,緊隨其后又有FDJ在役車手格奧爾格-普萊德勒認罪……興奮劑丑聞遠未平靜,或有更多車手被牽入其中。所有這些的背后隱藏是一個關鍵字:生物護照。那么生物護照到底是什么呢?它是如何操作的呢?能造假不?

    根據百度百科的定義,生物護照,其實是運動員的一個電子生物信息記錄,里面收集了每位運動員的血液樣本和尿樣,以此設置一個醫學資料庫,將血液資料與類固醇資料相結合,與比賽后采集的運動員的血樣和尿樣相比較。

    生物護照最先由UCI于2008年提出的,由于自行車項目濫用興奮劑問題一再遭到曝光,嚴重威脅運動生存與發展,故而開創這種新型反興奮劑手段。

    運動員們需進行長期不定期檢測,收集數據建立數據庫,從縱向水平上分析、對比,通過生物指標的變化判斷運動員是否違禁。不同于傳統的直接興奮劑檢查,對那些可在較短時間內可代謝干凈的禁用物質,這時(如尿檢)無法查出,但可以通過生物護照有所反映,如果檢測到任何不正常的變化,那么就可能是服用興奮劑的信號。上圖為生物護照軟件截圖,可以清晰顯示血紅蛋白、不良記錄、異常血液剖面評分和網織紅細胞比率。

    以上全過程是由運動員護照管理單位(APMU)執行,APMU是一個由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設立的部門,總部在瑞士洛桑。如果運動員們的指標出現異常,軟件就會發出警報。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一名專家會檢查系統數據,并可能有以下四種操作選項:

    1、不處理,因為指標波動是生理性的,即正常情況。

    2、將異常運動員列入檢測名單

    3、提醒運動員他們可能得了重病

    4、非自然原因,標記為疑似興奮劑案例

    如果是第四種情況,APMU的程序將繼續進行。且另有兩名專家會進行評估,他們也將從以上四個選項中擇其一種。這三名專家必須使用同一數據庫,且三人得出的結論必須相同,用WADA的條例來說,就是“極有可能使用了違禁物質或違禁方法,而且不太可能由任何其他原因造成”,案件才會繼續審理。

    如果是這種情況,那么APMU就會創建檔案,內含該運動員年齡、性別、從事運動及一系列其他信息,如所取樣本的監管鏈,運動員是否處于高海拔等等。這份文件經過審查,三位專家必須同意“護照不良結果”,而后通知反興奮劑組織,職業自行車賽中通常是通知UCI。

    由UCI來聯系這名車手,告知他們興奮劑檢測結果,包括APMU檔案數據、樣品保管等信息,且要求車手解釋檔案中的數據,并記錄下他們的回復。

    簡而言之,所有這一切的前提是檢測結果一致,即此案件高度懷疑使用興奮劑。

    但生物護照的實施同樣面臨著是訴訟風險,即針對車手的興奮劑認定與判決很可能招來車手的上訴。敗訴的話可能面臨巨額罰款,如律師費、精神賠償費等,更嚴重的話,萬一不能為敗訴損失確立法理,那就蠶食護照本身的公正性。


    貝塔尼奧利

    就程序上,我們知道生物護照是可以偽造的。在阿姆斯特朗案件中,有一則鮮為人知的故事。參與作證的人中,有一名意大利車手,他叫萊昂納多·貝塔尼奧利(Leonardo Bertagnolli),曾效力于Androni車隊、科菲迪斯車隊、Liquigas車隊等,他承認自己是法拉利醫生的客戶。以下是他的作證筆錄:

    “我不記得法拉利第一次介紹自體輸血法是在哪了,但我記得他說的所有方法,如從獸醫那里拿血袋……根據我的恢復時間和目標,我應該從350-500cc抽取。他讓我將血袋打個結,然后過磅,這樣就能知道重量;插入針頭之前在管子上打一個結,然后開始輸血。”

    他說,法拉利醫生建議他買一個醫用冰箱,這種冰箱的溫度要比家用冰箱低,便于儲存血液。


    側欄導航
    亚投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