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script id="zc56k"></noscript>
  • <small id="zc56k"><dfn id="zc56k"><menu id="zc56k"></menu></dfn></small>
    <menuitem id="zc56k"><tt id="zc56k"></tt></menuitem>

  • <small id="zc56k"></small>
    <mark id="zc56k"><tt id="zc56k"></tt></mark>

    校對北京時間
      首頁 >  賽事時訊

    人物丨大家好 我叫羅丹志


      

    編者按:只要是玩山地車的,沒有人不知道羅丹志的,他在業余車界的影響力早已脫離了山地賽的范疇。羅丹志給人最深的外在印象是飄逸的長發。也可能是因為長發的原因,他的女孩子緣似乎比別的車手好很多。其實了解羅丹志的人就會知道,他外在的形象只是別人為他瘋狂打call的一小部分原因。其獨特的人格魅力和他的成長經歷更加值得大家欽佩,下面就讓我們走進羅丹志成長的內心世界!

    15歲那年,我厭煩了學校生活。在大家都迷茫和叛逆的時候,我也迷茫和叛逆。但是我不想在學校迷茫,中學的校園生活,令我感到窒息。2006年的昆明市和現在有很大的差異,在當時,厭學的孩子不多也不少,我正好是其中的一個。初一讀了一個星期,我便卷著和我身體一樣單薄的隨身物品南下去了廣東。

    你想象不到一個15歲的少年第一次去廣東的一路有多么艱難,也不會明白當時的生活有多困窘。06年的廣東,一年四季也許和19年的差不多,但是當時卷著鋪蓋卷露宿街頭的人比現在多的難以計算。

    15—17歲在廣州輾轉的這兩年,是我至今所經歷生活中最重要的一個階段。急劇的蛻變,許多新鮮的事物一下子蜂擁而至,15歲的身體和大腦一直被迫的去接受著一切。有時候經常會想:我來廣州真的對嗎?沒有人會回答我這個問題,我還要面臨饑腸轆轆的現實生活。有時候,在困難的時候,生活不僅不會幫你一把,還會打你一巴掌,讓你知道現實的殘酷。


    羅丹志剛出鍋的虎皮尖椒,拿手好菜之一。

    廣州的番禺區,現在的我雖然走過了大江南北,依然覺得它是很有魅力的一個地方。別致的老式建筑和由來已久的廣東人生活,也不會拒絕新鮮事物進入。新舊事物和生活方式交融碰撞所產生的魅力讓我感到興奮。17歲在祈福美食城,我學會了自己第一道拿手的美食—云南過橋米線!你行走在外,多半能依靠能保命的手藝依然是與你家鄉息息相關的事物。


    羅大廚另外一道出名菜肴酥炸白蕓豆(白云豆陪酒越喝越有)

    過橋米線這個美食其實和下面差不多,簡單而又有些無聊。因此在忙完之后,常常會看著旁邊掌勺的廚師拿著那些吐著火舌的炒鍋上下翻飛而發呆。也許是因為廚師太少顧客太多,也許是主管看出來我對炒菜這個事情挺感興趣。他嘴里吐著香煙靠在門欄上對我說:阿志,你明天開始學炒菜!在他說出來這句話的時候我有些懵有些膽怯:啊?我不會啊!他深吸了一口煙,把煙蒂丟在腳下用力踩滅之后說:一個男人天天做過橋米線,有什么出息,明天開始你跟他們學炒菜!日后你們叫的羅大廚就是這樣被趕鴨子上架的。

    大夫山離祈福美食街只有三公里,所以不論說大夫山是我的后花園還是說我是大夫山的山大王,都是情理之中現實之外的事情。不論是后花園還是山大王,他們都成了過去式,而過去式的那幾年,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現在回想那幾年,我幾乎可以原諒現實生活中的所有不美好。生活有時候饋贈給你的一段經歷,可以讓你勇敢的走完以后所有的荊棘。

    其實,挺早我就有一輛通勤的山地車,但是真正和單車結緣還是源于一場糾紛。在電視看到別人玩單車攀爬運動覺得很酷的我,積攢了大半年的工資在車店買了一輛攀爬車。這輛攀爬車是不是名車有主了我也不清楚,但是彪哥卻追著這輛車找到了我,說這個攀爬車是他定做的。如果我當時玩不了攀爬還買了這輛攀爬車,可能彪哥就會出比我原先多的價錢再說很多大道理從我手中把這輛車“騙”過去。彪哥看我表演了攀爬之后,我們相處的很不錯,也沒有再說把那輛攀爬車追回。彪哥是一個愛結交朋友的人,這樣的人我到現在為止認識了很多,彪哥卻是這很多個里面最重要的那一個。


    命中貴人,攀爬車有力競爭對手!——彪哥


    側欄導航
    亚投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