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script id="zc56k"></noscript>
  • <small id="zc56k"><dfn id="zc56k"><menu id="zc56k"></menu></dfn></small>
    <menuitem id="zc56k"><tt id="zc56k"></tt></menuitem>

  • <small id="zc56k"></small>
    <mark id="zc56k"><tt id="zc56k"></tt></mark>

    校對北京時間
      首頁 >  單車新聞

    媲美快步當紅炸子雞 “老表”彭克先單日爬升8848米


      

    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圍內的蔓延,賽事紛紛停擺,無賽可比的情況下,許多車手另辟蹊徑,“玩”起了一系列挑戰。

    此前,野途網曾報道過20歲的快步“當紅炸子雞”雷姆科-埃費內普爾一天挑戰教堂山50趟(《別人的20歲!快步小將一天挑戰教堂山50趟》),海拔爬升超5145米。在國內,也有這么一名車手,往返頭陀嶺25趟單日爬升8848米,他就是老表中國隊員彭克先。

    彭克先,94年生,2013年接觸山地車,2015年入職中國山地自行車公開賽組委會賽克林體育公司,同年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組建老表中國車隊。他在賽場曾屢獲佳績:16年中國山地自行車公開賽公開組11名、2018年中國山地自行車公開賽巴林左旗站體驗組第三名、南京本土多項賽事精英組前三名……

    3月14日,彭克先發起了單日爬升8848米挑戰珠峰,全程從早上5:20開始往返爬上頭陀嶺25次,耗時13小時40分鐘完成挑戰。

    單日爬升8848米是怎么做到的呢?下面將通過彭克先的視角,還原挑戰之全過程。

    3月8號,被疫情折磨的不能出門的我們,也沒有比賽,群里聊天就說到了爬升很虐的比賽,大家聊得都挺火熱的,頭腦一熱(安耐不住雙腿)創建一個周六的爬升活動——騎頭陀嶺。

    早在2017年的時候,我就騎過一次10趟的,用時5小時30分,去掉聊天浪費的時間,大概為30分鐘一趟。這次給自己設定的目標是頭陀嶺≥20趟。群里的小伙伴建議來一次8848挑戰賽:頭陀嶺單趟爬升(長4.5公里,爬升360米)×25趟≈8848米搞? 搞!

    3月9號開始準備挑戰需要的器材和后勤保障,這些都很重要!首先我的體能儲備完全夠用,在合理分配體能的情況下,完成只是時間快慢的問題。

    然后就需要選對器材,先介紹一下路況:頭陀嶺分為三段路面,第一段是坡度起伏很大的柏油路面,長度大概一公里多;第二段是水泥+石板縱向鋪設的硬化路面,水泥路面被石板分斷成3個車道,水泥面比較窄,在遇到游客的時候只能走石板避讓,會很顛簸,這段坡度平緩長度有兩公里;第三段是接近一公里的水泥路面,平均坡度大,騎完就是山頂,有多條減速帶。

    車輛選取最先考慮了公路車,但是很快就被自己否定掉了,公路車雖然輕量也更快,但大落差在長時間騎行尤其是爬坡時腰部會吃大虧,加上騎行時間長下坡控車不安全,故而直接不考慮。最終我決定用隊版的LAMINAR力敏納山地車,配備了xtr剎車、sid前叉、NSW碳纖維輪組、xx1電子變速以及可以合理分配體能的power2max山地功率計。

    然后最糾結的外胎的選擇。部分石板+水泥的路況確實顛,在一番稱重和仔細思考后,最終選擇了閃電fast reak29×2.1胎。這個胎紋導向性很好,也有可靠的滾阻,中間小八塊胎齒也能夠出速度,重量上比299要吃虧,考慮長時間騎行后需要快速下坡、天黑因素以及真空的舒適性,這算是一種最保險容錯率最高的選擇。

    接下來是補給問題,不僅是騎車吃的,還有圍觀的小伙伴們的口糧,不過最后好像都被我吃完了?!帶了24根能量膠和阿瑪特斯能量沖劑,這么多肯定吃不完的,有備無患嘛。另外特別說一下,這個沖劑味道超級好喝不膩。

    還有一點要事先說明的是, 1月份到挑戰這周,我的訓練量是比較大的,幾乎每天的tss都在150左右,爬升比較多,右腿髂脛束出現了疼痛。買了治療關節的鹽酸氨基和外部噴涂的玉林正骨水,車友也不要盲目跟風哦,請在醫生的建議和指導下使用。

    3月13日晚設置好鬧鐘,我到出發的地方大約兩公里,幾乎就是住在山腳下,提前把山地車的鎖踏換成了公路的。

    3月14日,挑戰正式開始。早晨5點19分,在入口簡單的打個招呼拍了進場鏡頭開始出發第一趟。

    早晨6點10分的時候,第三趟,天已大亮。車隊小編咩咩已經背著設備徒步一小時走到了接近山頂的中馬腰,等著我路過拍一些鏡頭。

    大概第5還是第6趟,在山頂咩咩拍視頻的時候,發現鎖鞋boa旋鈕爆了,也沒有擰緊,一臉懵逼……可能旋鈕它不想讓我這么受罪。


    側欄導航
    亚投彩票